华夏汽车网-团购频道

当前位置:华夏汽车网 > 保险法规 > 正文

起诉:车险按新车收费 却依折旧价理赔

http://www.sinocars.com   2014-09-18   责编:zhangjin

[导读] 杭州车主周定海8年来每年均按新车购置款全额计价缴纳保险费,今年1月发生意外交通事故后,周定海去保险公司理赔却被告知,其保险赔款要按保险标的的折旧进行计算

华夏汽车网 保险法规

  杭州车主周定海8年来每年均按新车购置款全额计价缴纳保险费,今年1月发生意外交通事故后,周定海去保险公司理赔却被告知,其保险赔款要按保险标的的折旧进行计算,实际修理费与保险公司理赔款相差近1.6万元。

  周定海提起诉讼:保险公司既然收取了新车费用,就应信守合同按新车价赔款。

  保险公司则认为:车主投保时,保险公司已就相关免责条款向其提示和说明过,并签字确认,不应再向保险公司超额索赔。周定海诉至当地法院,一、二审均未获支持。

  这段时间,周定海车险理赔案,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。大家对这种车险按新车收费、按折旧价理赔的现状不满,认为其揭示出保险业的潜规则。

  截至今年10月,我国汽车产销首次超过1000万辆,越来越多的车主也遇到了诸如理赔困难等问题,从而导致对这个案件的持续关注。许多人感觉这种合同约定造成了合同权利义务的不对称,车主很亏;也有人认为既然车主已经在合同上签字确认按照实际价值赔付,那么法院这么判也有道理。

  实际上,跳开这个案件来说,大家关注的问题集中于:高投低赔是否有理、对于格式条款的充分告知以及解读存在哪些问题、车险发生争议主要是哪些情形、车主在投保及理赔过程中应注意哪些问题等。今年10月1日实行的新保险法对上述问题有了一些翔实规定。

  高投低赔

  保险公司应退还高出部分保险费

  “高投低赔”实际上是一个保险金额与保险价值关系的问题。是指车辆使用一定年限后,实际价值已经小于新车价值,但为旧车续保时,保险公司仍以市场当时同类型新车的价格来确定保额,导致保险金额高于车辆的实际价值。但车辆一旦发生大的事故,保险公司赔偿额却不得大于车辆实际价值。由于保费与保险金额挂钩,车主为此要多交不少保费。

  新保险法第55条规定,投保人和保险人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并在合同中载明的,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,以约定的保险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。投保人和保险人未约定保险标的的保险价值的,保险标的发生损失时,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为赔偿计算标准。保险金额不得超过保险价值。超过保险价值的,超过部分无效,保险人应当退还相应的保险费。

  这条规定,实际说的就是定值保险和非定值保险的区分对待问题,定值保险就是双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保险标的的价值,主要发生在货物运输保险以及保险标的价值难以确定的合同等,车险一般是非定值保险,按实际损失赔付也是财产保险赔付的主要原则。原保险法规定保险金额超过保险价值的,超过部分无效,但对超过部分如何处理没有规定。

  实际上,保险金额多少与保险费有密切的关系,保险金额越高,保险费就越多,既然超过保险价值的保险金额无效,也就意味着投保人多交的保险费是没有意义的,从公平的角度应当退还投保人。比如一辆购置价为10万元的新车,使用几年后只能按折旧后的7万元实际车价赔付,车主将少交纳3万元保额对应的保费。而从现实情况看,当保险金额超过保险价值的,保险公司少有主动退还保险费的,新法如此规定,更能保护被保险人利益。

  保险合同是典型的格式合同,保险公司拟好合同条款,投保人只能考虑订立或不订立,对合同条款没有太大的协商余地。保险合同的条款设置非常专业,根据保险最大诚信原则,保险人有对条款进行说明并对投保人进行提示,尤其是对免责条款更具有充分提示注意的义务。

  司法实务中,对格式条款的解读出现过很多纠纷,双方当事人对格式免责条款是否进行过充分提示产生分歧,由于很难举证,投保人吃亏的比较多。对此,新保险法第17条做出修改,规定:“订立保险合同,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,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,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。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,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、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做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,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做出明确说明;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,该条款不产生效力。”也就是说,保险人对合同普通条款具有说明义务,对免责条款具有明确说明义务,而这种义务应通过哪种方式在所不限,只是在诉讼中,要求保险人对自己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而要求免责应承担举证责任,否则将负担不利的裁判后果。这样的规定,大大改善了投保人以往的被动地位。

  而对条款的解释,新法第30条规定:“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,保险人与投保人、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,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。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,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。”新法明确采用了对条款拟定方“不利解释”原则,更加重视被保险人利益的保护 。

  理赔

  减少讼累、第三者可直接请求赔偿

  车险引发的纠纷,司法实务中主要表现为 “理赔难”问题。比如发生交通事故后,车主与受害人之间容易引发交通事故赔偿纠纷,对受害人受到的损失通过民事诉讼程序进行确认。此时,车主认为自己已经上了保险,故诉讼进行一般比较顺利,但拿到判决书后去保险公示理赔时,却被告知依据判决书不能获得赔偿,车主只得再进行一次商事诉讼,来解决保险理赔问题。在这类诉讼中,双方对理赔项目、金额等再进行确认,最后保险公司拿到判决后才进行理赔,而此时往往已消耗了很长的时间,这也是饱受投保人诟病的一个事实。

  如果车主在发生事故后与受害人私下和解或者达成调解,后果也是非常繁琐,因为这种协议并未将赔偿事项区分,要想索赔仍然要进行商事诉讼,举证更加困难。新法第65条规定,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,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,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。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,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。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,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,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。

  这是我国首次肯定了第三者对保险人的“直接保险赔偿请求权”,同时也规定保险人赔偿被保险人,以被保险人已经赔偿第三者为前提,其立法目的在于保护第三者的利益。这种规定可以缓解“理赔难”,减少频繁诉讼带给被保险人之苦。 

(文/图 华夏汽车网 zhangjin)

分享到:

来源:华夏汽车网


相关文章标签: 车险 新车

团购报名

省级:


市级:


县级:


品牌:


车系:


姓名:


手机:


优惠:


靓车美女更多>>